導言

    師主篇是一部足以和福音經共垂不朽的金書;翻譯之眾,版本之多,在天主教的文苑藝林中,除了福音經或耶穌傳外,可以說是無出其右。

    本書的內容,完全是論心靈的修養。詞句是淺近的,並無矜才使氣、舞文弄墨之嫌;然而涵意深長,使人目誦心動,回味無窮。嚴厲之處,它毫不留情地揭發你的隱私,道破你的心病,有如嚴師之訓生徒;溫柔之處,它一團和氣地慰問你的憂煩,撫摟你的創痕,有如慈母之拊愛兒。它給予你光明、指導、訓誡、慰安;它一字一句一聲聲地撥動你的心絃。

    因此,師主篇這一部書,受到最崇高的評價:教宗聖比約五世、教宗聖比約十世、聖依納爵、聖嘉祿、聖伯拉明樞機等大聖名賢,還有教內教外的哲人學士,也都大為推重,極口褒揚。

    所以,親愛的讀者,如果你在內修上願意求進步,在黑暗中願意求光明,在困惑中願意求指導,在煩悶中願意求慰藉,請你在師主篇中找你所求的罷!請你緩緩地閱讀,細細地咀嚼,深深地反省,一定會找到你所求的,因為它是取之不盡的泉源,用之不竭的寶庫。

    至論師主篇的原著者是誰,這一個問題經過了三四百年的爭執,仍舊是一個謎:有說是聖伯爾納多的,有說是熱日遜的,有說是熱爾松的,有說是吉拉德•克路特Gerard Groote的;然而大多數的人都以為是德國的一位隱修士名多默耿裨思Thomas a Kempis(一三八○ 一四七一)。不過我們只知道現在保存的有多默•耿碑思在一四四一年的師主篇拉丁文手抄本,而且有他的署名;然而在一四四一年之前,已經有其它的手抄本。因此,師主篇原文,是不是拉丁文,原著者是不是多默•耿裨思,仍舊是一個疑問。

     師主篇的中文譯本,據我們所知道的,在上海土出灣出版的,有師主吟,輕世金書;在北京西什庫出版的有遵主聖範,因年代久遠,大概都已絕版;在獻縣、天津出版的,有師主篇,不過天津版的師主篇,自稱是根據荷蘭文的「原」本的英文譯本翻譯的,和我國一向採用的拉丁文譯本大有出入,而且在引證上又多感不便;而獻縣版又是用所謂「燕北官話」(見原版序文)譯成的,似乎不易普及。為迎合當前的需要,經過了一番縝密的考慮,我們決意把獻縣版的師主篇,當作一翻文詞的修飾,增添標點符號,並且嚴格和拉丁文對照,務求翔實。